站内搜索:

陕西西安成立公益反传销队伍 成员均为受害者 已经劝醒多人

2024-4-27 07:5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54| 评论: 0|来自: 北京青年报

摘要: 2024年3月,西安慈善反传销志愿者服务队成立,至今将近1个月时间。4月19日,北京青年报记者经过采访获悉,参与公益反传销的志愿者均为传销受害者,已经参与劝阻唤醒多名受害者。有人因为找工作被骗几千元 也有人“投 ...
 
2024年3月,西安慈善反传销志愿者服务队成立,至今将近1个月时间。4月19日,北京青年报记者经过采访获悉,参与公益反传销的志愿者均为传销受害者,已经参与劝阻唤醒多名受害者。

有人因为找工作被骗几千元  也有人“投资”5万余元才知道落入骗局

小谢是广西南宁的一名大四学生,之前得知女朋友经过熟人介绍到陕西西安找工作,没想到整天都被人带着四处转悠并接受洗脑。

“她的手机卡被人故意弄坏后,我的女朋友觉得不对劲,就悄悄设法向我说了这个情况,怀疑进了传销窝。我也查询女朋友所在地点的相关信息,得知那儿的传销被有关部门查处过。”小谢说。

4月13日,小谢经过查询,通过网络和电话联系到西安慈善反传销志愿者服务队,希望对方提供帮助。第二天,小谢就乘坐飞机抵达西安。

在附近蹲守到4月14日晚上10点左右,小谢和反传销志愿者在楼下堵到了三名男子和小谢的女友。经过一番交涉,小谢的女友取回行李,购买了第二天的车票之后,返回广西南宁。

“如果不是反传销志愿者提供帮助,我就没有勇气将女友带回来。”小谢说,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有人在旁边出谋划策一起商量解决办法很重要。“女朋友最终意识到进了疑似传销窝点,只是被骗了几千元钱,幸运的是她离开了那个地方,我要感谢那几名反传销的志愿者。”

另一受害者崔先生也刚从疑似传销窝点返回老家甘肃兰州,他向记者爆料了自己的遭遇。从2024年年初开始,他被人邀约前往西安参加“1040工程”项目投资。经过两个多月的了解,“投资”了5万多元之后,“我逐渐明白这是一场传销骗局,决心设法揭露出来。”

崔先生说,“在那附近有20多个住处,每个房子内住五六个人,由于经常互相‘学习’和‘交流’,知道了很多地点,就悄悄记了下来。”他参与的这个“1040工程”项目投资并不限制人身自由,所以通过网络查询到有志愿者在从事反传销工作之后,他取得联系并询问相关事宜,最终决定离开那里,并将信息转交给反传销志愿者。“我已经返回老家,从事正规的工作,希望大家都了解相关知识,避免上当受骗。”
图片
受害者抱团反传销  曾经拍摄电影《我的传销梦》

对于两名相关受害者所说的反传销志愿者队伍,4月19日,北青报记者从西安市慈善会获悉,西安慈善反传销志愿者服务队由曾经被传销所害的人员构成,通过讲述自己受害经历的方式帮人从传销泥潭中走出来,回归正常生活。

队长王士次曾经是传销组织内部高管,得知自己被骗后,从此走上了反传销的道路,曾经创办个人的反传销网并拍摄反传销电影。

王士次告诉记者,他从2006年前后在辽宁进入过睡觉时“打地铺”的北派传销窝点,2012年又在广西南宁进入不限制自由的南派传销窝点,对传销套路了解较多。

“为了更好地反传销,在相关人士的帮助下,2016年我就设法拍摄了一个电影《我的传销梦》。”王士次说,他在反传销领域逐渐为人所知,在西安市慈善会申请注册成立直属志愿者服务队,2024年3月20日授旗之后,意味着西安慈善反传销志愿者服务队正式成立。“由于人手和条件有限,目前主要有五六名志愿者日常从事反传销宣传活动。”

王士次介绍,反传销工作目前主要在西安开展,正式成立后得到社会的关注,未来志愿者将走进大学校园向更多年轻人传播相关理念。

王士次说,西安慈善反传销志愿者服务队是一个公益反传销组织,没有任何经营性收入,一切开销都来源于社会捐助。“前几天志愿者劝醒了一名传销受害者,他向西安市慈善会捐助了200元钱,我觉得这是对我们工作的一种肯定,感觉很欣慰。”

公园内巧遇传销洗脑场景  志愿者当场揭穿骗局

西安慈善反传销志愿者服务队副队长陈自军曾经是一名大学生,毕业后因为找工作被同学骗进了传销组织中,他的父亲甚至变卖了家里的房产也加入了传销组织。当他发现自己上当受骗时前后已经花了几十万元,后悔莫及。之后陈自军开始反传销,让更多的人知道传销的危害。

陈自军告诉北青报记者,西安慈善反传销志愿者服务队正式成立后,志愿者走进社区和公园等地进行了反传销知识的宣讲。
“巧合的是,4月6日,在一个公园内我们遇到了疑似传销人员为新人洗脑的场景,甚至公园内的雕像、石头、树木等,都被传销人员当作洗脑道具。”陈自军回忆,“传销人员有一个‘五级三阶制’的说法,洗脑者将雕塑的五个手指说成队伍的五个级别,公园内三个台阶说成‘投资’的三个阶段。”

反传销志愿者当场进行揭穿后,现场多人不为所动,不过,其中一名年龄较大的男子表示不愿再返回住处,他在志愿者的帮助下要求其他人员将行李送回后离开。

另外,4月5日,来自东北的一名男子向反传销志愿者求助,说是他的岳父和妻子等疑似进入传销窝点,而且丈母娘也对传销人员描述的发财梦感兴趣。

经过志愿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连续三天讲事实摆道理,一家几口终于醒悟,不再继续为那个能“发大财”的项目“投资”,很快返回东北老家。

传销套路一直在演变  反传销工作任重道远

志愿者阮班军参与过北派传销,深受其害。

他告诉北青报记者,传销虽然分为南派和北派,其实一直在演变和发展。“南派传销一般好吃好喝好招待,北派传销也不一定就限制自由。”阮班军说,传销的共同特征是根本没有生产任何产品,但是却为参与者描绘了一个投小钱赚大钱的发财梦。“拉人头,交钱,分钱……都是典型的庞氏骗局。”

阮班军说,经过近期劝说被骗者,他了解到,现在很多传销人员会使用“广撒网重点捕鱼”的恋爱套路。传销人员将自己包装成不同的性别,经常在朋友圈里发布一些吸引人的内容,然后根据点赞者的情况,选择部分人员陷入“恋爱”模式,最终编造各种理由让对方前来“考察项目”。

“一些传销人员并不向熟悉的人下手,不少人专门欺骗网友。”阮班军说,这种恋爱骗局防不胜防,希望大家提高警惕。
“办公室内每天能接到十来个电话,有人询问自己遇到的是不是传销,也有人从外地传销窝点里出来之后反馈相关信息,我们就设法转给相关部门。”西安慈善反传销志愿者服务队副队长陈自军说,志愿者的工作正在开始发挥作用,反传销工作任重道远。
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董振杰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 © 2001-2013 Discuz Team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