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:

昔日传销组织高管街头现身说法宣传反传销

2024-4-8 10:03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58| 评论: 0|原作者: 编辑:吉翔|来自: 大河网

摘要:    □记者李彬胡公岗文王亚鸽摄影  阅读提示|“不管反传的道路有多远,我必将反传进行到底……”6月13日上午,洛阳周王城广场,一名身背黑色双肩包的男子边唱反传销歌曲,边向路人散发宣传单。他叫王士次,今年2 ...
 

   □记者李彬胡公岗文王亚鸽摄影

  阅读提示|“不管反传的道路有多远,我必将反传进行到底……”6月13日上午,洛阳周王城广场,一名身背黑色双肩包的男子边唱反传销歌曲,边向路人散发宣传单。他叫王士次,今年28岁,20岁时曾被朋友骗进传销组织,两年后做到高管才发现一切都是骗人的。看着有人卖车卖房筹钱加入传销组织,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,他毅然决然离开传销组织,并走上了公开反传销的道路,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了解传销内幕,不再上当。当初他是如何被骗进传销组织?退出后为何走上反传销的道路?亲朋好友对他的举动如何看待?对此,记者对王士次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  【现场】曾经的“传销高管”,在洛阳宣传反传销

  “遇到传销大家切记不要害怕,要冷静,他们是很害怕外人的……”6月13日,天空飘着细雨,洛阳市西工区周王城广场,一个海报展架旁,一位年轻人向路过市民讲述着他的经历:“当初我也是受害者,也曾来洛阳传销过,但看到被骗者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,决定迷途知返,揭露传销骗局……”年轻人说到动情处泪流满面。

  这名年轻人叫王士次,安徽省六安市人。2006年,他被朋友骗至辽宁省辽阳市传销,先后到河北秦皇岛、辽宁葫芦岛、山西晋中、河南洛阳等地进行传销,一度做到业务经理,成为一名“传销高管”,对传销有着较为清晰的认识。“我只想让大家认清传销、远离传销。”王士次告诉记者。2008年他脱离传销,并在离开前偷拍下传销内幕的场景。离开后,他开始叫板传销,一方面对已加入传销人士进行劝解,使其准确认知传销;另一方面进行反传销宣传。

  “以前感觉传销很神秘,通过他的讲解知道了不少。”市民王先生说,小伙子好样的。不少市民对王士次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【讲述】 2006年被同学以高薪骗入传销组织

  2006年,想着赚大钱的王士次接到一位许久未联系同学的电话,让他到辽宁当厨师长,月薪最低4000元。“那时我在上海的一家饭店打工,每月底薪960,满打满算工资也就2000多元。”王士次说。诱人的薪资,同学的盛情邀请,王士次怀揣着学技术、挣钱后回家开个大饭店的梦想,踏上了开往辽宁的列车。

  到了辽宁,酒足饭饱后同学带他到了住的地方。可进屋一看,屋里男男女女好多人,一碗白开水被屋里的人说成老鳖汤,王士次立马怀疑是传销,说要离开,但同学下跪挽留,口口声声求王士次一起听听课后然后再决定去留。屋里的人热情好客,又是挤牙膏又是端水洗脚,从没享受过如此待遇的王士次蒙了,答应了同学的请求。

  “虽然听说过,但没真正见过传销到底是什么样,他们告诉我是直销。每月能赚20多万,老总都是穿金戴银,西服扣子都是镀金的。”王士次说,一堂课下来他就被“洗脑”了,感觉发家致富就在眼前,他就骗家里说包工地要了1万元,买了三套所谓价值2900元的“产品”,但实际上什么也没有。

  【升官】2007年曾来洛阳做传销,从“主任”升到“经理”

  想赚钱?那得拉下线,让下线买“产品”才能分到钱。干了6个月,王士次拉来了自己的朋友、表弟,下线发展到7个人时当上了“主任”,觉得挺有成就感的王士次还把谈了两年的女朋友从老家叫到了辽宁。

  说起为何来洛阳宣传?王士次有些难为情地说,2007年他曾带着20多人的团队到洛阳做传销,还被抓进了公安局五次。王士次介绍,传销都会选择一些有特色的城市,骗亲戚朋友的时候会以邀约旅游的名头。“那时候这里还是喷泉呢。”王士次指着周王城天子驾六博物馆上的“6匹马”雕塑说,他们当年就住在周王城广场附近,上课地点在史家屯。

  2007年下半年在洛阳,王士次由“主任”升到“经理”,可只分到了3000多元,根本不是传说中的一万元底薪,一切都只是画饼充饥,“传销只会让人在希望中越来越穷。”王士次说,“经理”参与分赃,并且是知法犯法,但他已无法回头,因为不仅搭进去了时间、本钱,同时还有一群等着发家致富的亲戚朋友,还有他亲戚朋友的亲朋好友。

  【醒悟】看到有人卖车卖房加入,内心不得安宁、决定退出

  害怕被抓,王士次不敢在洛阳久留,以旅游为由将下线骗到山西晋中。可到了晋中,当地警察严打传销组织,王士次又带着他的“团队”前往广西。“广西的传销方式不一样,叫资本运作,骗钱的起点就是69800。”王士次说,有的人被“洗脑”,卖车卖房加入,他内心不得安宁,决定退出,并拍下了传销内幕的影音资料。

  “被我骗去的好朋友现在也都几乎不联系了,我表弟的妈妈至今不和我家往来,女朋友也彻底分手了。”王士次告诉记者,退出传销后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,就把在传销组织拍下的影音资料放到网上,后来建立自己的反传销网站。工作之余,他还奔走于各大城市,利用自己所了解到的传销组织内幕现身说法。

  王士次说,他在反传销网站上公开了自己的联系方式,帮助一些家庭劝说被洗脑的亲人,劝说成功后还在当地人流密集的地方宣传反传销。

  然而,王士次的反传销之路并不平坦,2012年在山东聊城,王士次正在街头进行反传销宣传,被当地的一个传销组织当街群殴,幸得围观群众打电话报警,才没造成严重伤害。除此之外,他还接到过恐吓电话、短信,但他从不畏惧。

  “起初家里人认为这事很危险,比较反对。”王士次说,后来经过他的劝说,家人也都渐渐理解了,毕竟反传销是在救人,是好事。但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每次出来他还是不告诉家人。

  【愿望】想拍一部微电影,将反传销继续下去

  “有的人被‘洗脑’严重,根本不听我劝,我就装成他们的下线,跟着去听课。”王士次说,那种好多人住一起、限制人身自由的地铺式传销模式已不是很多,现在更多的是家庭式的新型传销,大多以五到六人为一个家庭,打着资本运作、连锁经营、1040工程、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幌子招摇撞骗。

  “与地铺式传销相比,家庭式传销实行高起点入门费,进阶需缴纳21份共6.98万元或11份3.68万元(注:第一份3800元,以后每份产品以3300元计算),每人发展下线3人,发展到600份“产品”以上时可以进阶为老总,届时,可以带走1040万。”王士次说,“随着传销花样的不断升级,我多次打入传销内部‘充电’,为的就是有针对性地揭露传销骗局。”

  目前,王士次反传销不是单打独斗,已经有10多人加入他的团队。“接下来,有何打算?”“继续宣传反传销。”王士次说,“我很想拍摄一部反传销的微电影,真实再现传销场景和骗局。”大河报

【编辑:吉翔】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 © 2001-2013 Discuz Team.

返回顶部